栏目导航

波浪理论之下一个十年

打印 #

虽然试图做出“不可能的”股票市场长期走势预测相当危阶,但如果只是根据波浪理论证明我们用来分析市场位置的方法,那么我们决定冒这个险。这种风险在于,如果我们的想法在今后几年中随股票市场有所变化,我们在本书中的分析仍然维持原样,而这种分析是基于我们在1978年7月初的的认识。我们仅能希望我们的读者不会因为一个相当大胆的预测最终没有奏效,而彻底地拒绝接受波浪理论。有了在开头叙述的保留意见,现在我们直接进行我们的分析。

按艾略特的说法,从1931年开始的大循环浪级的牛市已经在运行之中。目前市场处在一个循环浪级的牛市阶段,这个牛市将由五个大浪级的波浪组成,而其中的两个很可能已经结束。从这个长期走势图中已经可以得出几个结论。首先,至少在未来几年中,很可能是在80年代早期或中期以前股票指数不应发展成类似l969至1970年或1q73至1974年那样的熊市。其次,“次级公司”股应当是整个循环浪Ⅴ期间的领涨股,(但比它们在循环浪Ⅲ中的程度低)。最后,也许是最重要的,这个循环浪不应发展成1942至1966年类型的稳定的、持续的牛市,因为在任何级数的波浪结构中,通常只有一个波浪发展成为延长浪。所以,既然1942至1966年的走势是延长浪,那么目前的循环浪级牛市就应该像1932至1937年和1921至1929年的市场那样,有一种更简单的波浪结构及更短的持续时间。

由于DJIA的下跌趋势持续至今,普遍存在的悲观情绪已经产生了几种歪曲了“艾略特”波浪研判,认为会从仅仅是大浪级的第二浪调整开始,出现一场毁灭性的跌势。通过歪曲艾略特的理论,有人竟然已经预测出在不久的将来,DJIA会跌破200点。对于这样的分析,我们只能引用汉密尔顿·博尔顿在《银行信用分析家》1958年的“艾略特波浪副刊”的第12页上说过的话:

无论市场何时进入熊市阶段,我们总会发现认为“艾略特理论”能够被研判来证明低得多的价格的合理性。尽管可以用相当大的自由度来解释“艾略特理论”,但是我们仍不能完全脱离它的主旨。换言之,就像在业余选手对职业选手的曲棍球赛上,你可以改动一些规则,但必须坚守基本的规则,否则你就是处在创造一种新游戏的危险之中。

正如我们看到的,可以接受的最空的研判是,循环浪Ⅳ还没有结束,而且最后一浪的下跌仍在进行之中,即使考虑这种情况,DJIA最低点的最大期望值是520点,也就是1962年浪④的最低点。然而,根据我们在图5—5中构造的趋势通道,我们判断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极小。

基本上,两种可能的研判都展示了出来。某种证据表明,乱窜型的摆动和持续介入的跌势可能会形成一个巨大的倾斜三角形结构(见图8—1)。既然1975年10月的最低点784.16点已经在1978年1月被击破,而随后出现的可能是一个三浪的大浪级涨势,那么这种倾斜三角形看起来是一种相当可行的循环浪级的牛市走势,因为在一个倾斜三角形驱动浪中,每个作用浪都由三个浪而不是五个浪构成。仅当从1974年12月开始的循环浪是大循环浪中的第五浪,那么一个巨大的倾斜三角形可能正在形成。既然倾斜三角形实质上是一种弱势结构,那么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我们的极限上升目标可能要降到1700点的区域。时至今日,DJIA相比市场的其他指数糟糕至极的表现,看上去支持这种论点。
波浪理论之下一个十年

对倾斜三角形最可信的替代情形是,从1975年7月至1978年3月的所有市场活动,是一个与1959至1962年的市场模式形似的,巨大的A-B-C扩散平台形调整浪。这种研判如8-2所示,它预示着一波非常强劲的上冲行情。如果这种研判是正确的,那么我们的目标价位应当能够轻易到达。
波浪理论之下一个十年

我们对道指的价格推断出自于这样的原则,即一个五浪序列中的两个推动浪,尤其当第二浪是延长浪的时候,倾向等长。对于目前的循环浪——与1932至1937年的浪Ⅰ半对数(百分比)等长。可将市场正统的最高点推向2860点左右(如果正好是371.6%的涨幅,那么是2724点),这是一个相当合理的目标位,因为趋势线的投射说明最高点出现在2500点至3000点的区域。对于那些认为这些数字高得离谱的人,检验一下历史可以证明市场中这样的百分比运动并非不同寻常。

这是一个有趣的比较。就像道指在20年代的大牛市——上一个第五循环浪——以前,在100点的价位下“工作”了几年那样,道指现在已经在1000点的价位以下工作了十三年。而且,正如根据艾略特的研判1928年道指的正统最高点是296点那样,下一个最高点估计也会出现在同样的相对价位上,尽管一个扩散平台形调整可能暂时将平均指数带至更高的位置,我们预计终点可能接近于大循环浪级通道的上边界线。如果那时出现翻越走势,那么随后出现的调整可能令人窒息地迅速。

如果图8—2对目前市场状态的研判是正确的,那么1974至1987年的市场行进可能就是将颠倒的1929至1937年的走势接在最近l978年3月的最低点740点上,就像我们在图8—3中表示的那样。这幅图只是这种方案的轮廓,但它确实提供了第五浪延长的五个大浪。交替原则同样得到满足,因为浪②是平台形调整浪,而浪④是锯齿形调整浪。值得注意的是,预计在1986年出现的反弹会在740点的虚线位置停止,这个价位的重要性已经确立(见第四章)。既然1932至1937年的循环浪级的牛市持续了五年,所以把它加在目前三年牛市后的价位上,就得出当前循环浪的持续时间是八年(浪Ⅰ持续时间的1.618倍)。

为了支持我们有关时间因素的论断,让我们首先检验一下从1928至1929年开始的一些主要的市场转点中的斐波纳奇时间序列。
波浪理论之下一个十年

第四章中的反过来的斐波纳奇时间表指出了相同的市场转折年。

上述的公式仅与时间相关,而且在单独考虑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1982至1984年是否会出现头部或底部,以及1987年是否会出现头部或底部。但是,联系以前的市场结构,谁都可以看出1982至1984年的这段时期会出现一个上要的头部区域,以及1987年会出现一个主要的底部区域。既然,第三浪是一个延长浪,那么第一浪和第五浪将是这个大循环浪中最短的浪,既然浪Ⅰ持续了五年之久,一个斐波纳奇数字,那么浪Ⅴ很可能有八年长,下一个斐波纳奇数字,并持续至1982年末。既然浪Ⅰ和浪Ⅱ都持续了五年,那么如果浪Ⅳ和浪Ⅴ都持续八年,就会形成某种在波浪结构中经常出现的对称。再者,浪Ⅰ、Ⅱ、Ⅳ和Ⅴ持续时间的总和,将几乎等同于第三浪延长的持续时间。

下一个推断1982至1984年的区域很可能是目前大循环浪V的终点的证据纯粹是算术上的,住包含目前大循环浪价格活动的趋势通道内的上升行情,应当在1983年左右到达通道的上平行线,也就是大约2860点的目标价位。

我们还可以从图4—17的贝纳—斐波纳奇循环图中获得某些额外的观点,我们已经证明贝纳—斐波纳奇循环可以用来相当成功地预测1964至1974年的股票市场的总体走势。至少眼下,贝纳理论可以支待我们对未来的推断,因为此时它明确指出了1983年的最高点和1987年的很深的最低点,但是,尽管我们期待做出的预测在下一个十年站得住脚——就像其他所有循环公式那样,但这个循环公式很可能在下一个大循环浪的跌势中失效。

甚至我们曾在第七章中讨论的由尼古拉·康德拉蒂耶夫发现的五十四年经济循环,也说明与1933年大萧条的深渊相距五十四年的1987年,很可能处于某种股票市场的底部时期,这尤其是在目前的稳定时期导致了足够的乐观情绪,使1987年以前的股票市场走势强劲的情况下。大多数循环理论学家认为,目前出现的或在1979年出现的是“杀伤浪”,我们对此的一个异议是,普通投资者的心理状态看起来不会对失望的冲击泰然自若。大多数重要的股票市场暴跌都出自于乐观主义盛行,价值高估的时期。目前这种条件绝对不会占上风,因为延续了八年之久的熊市已经教会了今天的投资者小心翼冀、保守谨慎和愤世嫉俗。在市场的头部区域,防守型的投资并非随处可见。
波浪理论之下一个十年

那么,接着会怎样?我们肯定会有另一个像1929至1932年那样的混沌时期吗?

在1929年,因为买气不足,市场结构中发展出了“气囊(AirPocket)”,指数骤降。一旦情绪的狂潮占支配地位,那么金融界领袖们竭尽全力也不可能阻止市场的恐慌。在过去的二百年里,这种性质的形势发生以后,通常会接善在经济和市场中出现三四年的混沌环境。在过去的五十年里,我们再也没有看到过1929年时的形势,而且当人们希望这样的历史不再重演时,历史会另有选择。

事实上,市场条件的四种基本变化可能是未来某个时候实际市场恐慌的部分基础。第一是机构投资者对市场控制的日益增强,这极大地扩大了个人意志对市场行为的冲击,因为几百万甚至几十亿美元的资金可能处在一个人或一个小型委员会的挖制之下。第二是期权市场的诞生,在这个市场中的许多“小人物”会在市场接近顶峰的时候入市。在这种情形下,几十亿美元的帐面价值会在NYSE一天的交易中荡然无存。第三,为了申报长期投资收益而将持有期从六个月增至一年,会加剧那些为了纳税目的而坚持只累积长期收益的人的“不能抛售”综合症。最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强制废除NYSE中的特定经纪商(Specialist)角色,这种将迫使证券业运作一种自营商市场的举措,可能会使一些经纪公司必须为维持流动的市场而持有巨大的股票头寸,但这会在暴跌中带给他们相当大的损失。

恐慌是个情绪的问题,而不是一个艾略特理论的问题。无论好坏,波浪理沧仅仅是警告投资者市场趋势中即将出现的变化。决定在下一个十年中找寻什么,比试图预言明确期望什么更重要。无论我们怎样探寻长远未来的慨率,在第五大浪中的第五浪中的第五小浪从1974年的最低点展开以前,我们的研判肯定是试探性的。当“第五浪的第五浪”接近终点的时候,艾略特波浪分析师应当可以确认股票市场中循环浪级牛市的终点。在按照波浪理论的原则分析市场运动时,要牢记数浪永远是重中之重。我们的建议是正确地数浪,而且永远不要在假设的市场走势中盲目行事。除了在这里介绍的证明以外,如果实际的波浪走势告诉我们必须摒弃我们的预测,那么我们会毫不犹豫执行。

然而,如果我们对未来的预测是正确的,那么一旦目前的大循环浪Ⅴ结束,就会出现一轮新的超级大循环浪,这个超级大循环浪的第一阶段会在1987年左右结束,并将市场从它的高峰再次调整到1000点左右的水平。最终,这个超级大循环浪级熊市的目标位应当在先前大循环浪级的笫四浪的区域内,也就是道指4I点至381点之间。但是,除了我们的怀疑之外,考虑到顶峰后立即出现的恐慌,我们当然做不出任何确切的预言。市场和A浪期间的确常常强劲有力,但急躁的活动更多地出现在A-B-C结构的C浪中。但是,查尔斯·J·柯林斯害怕出现最糟糕的情况,他写到:

我的观点是,大循环浪Ⅴ的结束,很可能再次在世界所有金钱游戏中目击一场危机以及过去四十五年中凯恩斯式的愚蠢之举,而且,因为浪Ⅴ结束了超级大循环浪,所以我们最好在暴风雨过去之前躲避起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您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上一篇:外生的力量
下一篇:波浪理论之自然法则

作者:生鱼片@猎禅网 修订于2016-05-23
LIECHAN,专业的股票期货投资在线教育学习平台。
期望系统学习并快速成长为股票期货投资高手,请参加最近一期的 培训课程
对此文章有疑问?请提交在 猎禅问答 解决您的困惑;
猎禅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注猎禅网微信